<address id="txnzj"><delect id="txnzj"></delect></address>

      <var id="txnzj"></var><address id="txnzj"><font id="txnzj"></font></address>
      <var id="txnzj"><ins id="txnzj"><pre id="txnzj"></pre></ins></var>

      <var id="txnzj"></var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xnzj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歡迎您訪問廣州登尼特企業顧問有限公司!
            15989198937
            020-87550061
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動態 >

            東京奧運會閉幕,日本從中獲取了什么?

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21-08-11 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    8月8日晚,東京國立競技場的奧運圣火熄滅,場內電子屏上打出了“ARIGATO”(日語“謝謝”的羅馬字)。57年前的那一夜,東京奧運會閉幕式大屏上留下的是“SAYONARA”(日語“再見”羅馬字)。從告別到感謝,本屆奧運會對日本而言,原本是一場賭上國運的體育盛事,而現實卻朝著與理想相反的方向一路狂奔。
              奧運會前夕,日本疫情急劇蔓延,東京進入緊急狀態,針對辦奧運的批評聲高于祝福聲。東京奧組委負責統管工作的中村英正對共同社說,即便在現代奧運100多年的歷史中,這也是“運營最艱難的一屆”。
              東京街頭看不到慶典的熱鬧氣氛,醫院內的新冠患者越來越多。在強勁的逆風中,日本未可通過奧運會獲得經濟騰飛的效應,也幾乎未可向世界宣揚其傳統文化,反而面臨巨額赤字的難題。
              《朝日新聞》8月9日刊登的民調結果顯示,東京奧運會未能提振日本首相菅義偉的人氣,他領導的內閣的民意支持率進一步下滑至28%,又創新低。不過,日本民眾對奧運會本身的好感度出現大幅扭轉,56%的人認為舉辦奧運會是好事。
              “人們對奧運的好感和對政府的不滿是完全割裂的。”日本法政大學教授、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趙宏偉對澎湃新聞(www.thepaper.cn)表示,日本大多數民眾在觀看東京奧運會時享受到了樂趣,有一種“達成感”。不過,日本政府在辦奧運過程中的一些操作令人不滿,例如開閉幕式的內容呈現遭遇批評,大量資金投入“血本無歸”。
              日本綜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藻谷浩介對澎湃新聞指出,東京奧運會的種種波折暴露了日本政治和社會領域的許多弊病,相關機構為此進行了一系列緊急補救,假使可以借此機會反省,并持續推進除弊措施和改革,這屆奧運會對日本而言將會有更深遠的意義。
              一筆經濟帳
              辦東京奧運會究竟虧了多少錢?這是許多媒體正在追問的一筆經濟賬。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稱,本屆奧運會是有史以來“最貴”的一屆。
              據《東京新聞》報道,2013年東京申奧成功時,本著“節儉辦奧運”的宗旨定下7000億日元(約合人民幣410億元)的預算。根據東京奧組委官方公布的數據,經歷一年延期和新冠疫情的沖擊,奧運會成本膨脹至超1.6萬億日元(約合人民幣938億元),其中大約有4000億日元來自于贊助商,國際奧委會負擔850億日元,剩下的資金則由東京奧組委、東京都政府以及日本中央政府分攤。
              在所有項目成本中支出份額最大的一項是運營費用,高達1680億日元,其次為會場硬件設施和臨時設施建設費用。除此之外,還有市場營銷、管理和宣傳、技術支持、運輸等方面的支出。
              盡管花費驚人,但在新冠疫情來臨之前,日本政府卻將奧運會視作經濟“起爆劑”,認為回報會遠超成本。根據東京奧運和殘奧準備局的前期估算,奧運會及其后續影響將給日本創造200萬個就業機會,并可通過投資、旅游和消費給日本帶來約32萬億日元的經濟收益。
              “雖然期待的(經濟收益)數字真的很大,但無論有沒有新冠,這都不會發生。”東京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教授、日本央行前董事會成員白井小百合對《紐約時報》表示,無論在何處舉辦,奧運會總是會出現過度承諾的情況,更不用說疫情襲擊后,許多奧運投資從黑字(指盈利)轉為赤字。
              東京奧運會空場舉辦賽事,海外游客無法入境,門票和旅游收入因此損失甚巨。此外,整個奧運會期間東京一直處于緊急狀態,餐飲、購物、酒店方面的消費銳減。三菱UFJ調查與咨詢株式會社估算顯示,東京奧運會的經濟效果“幾乎為零”。
              不過,有一些日本經濟學家并沒有這么悲觀。據《讀賣新聞》8日報道,野村綜合研究所的經濟學家木內登英估算稱,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的經濟收益大約為1.6771萬億日元,為奧運修建的酒店和場館設施也將創造出持續的經濟收益。國立競技場擬將運營權出售給民間企業,具體計劃將推遲至今年秋天以后制定。
              日本Nissei基礎研究所金融研究部研究員佐久間誠向澎湃新聞表示,日本雖然要面對東京奧運會的財政赤字,但也不能說毫無收益,例如奧運會前夕,大屏彩電的銷售量顯著增加,之后日本運動員的奪牌熱潮也正在刺激體育類別產品的消費。
              佐久間誠補充說,一些日本奧運選手通過社交媒體走紅,他們倘若可在之后利用好自己的人氣,向海外宣傳東京和日本的魅力,也可間接推動旅游業的發展。
              體育界風氣可否好轉
              自東京申奧成功后,日本體育界丑聞不斷,權威組織“大佬”相繼落馬:日本舊皇族竹田恒和從2001年開始擔任日本奧林匹克委員會(JOC)主席,直到東京申奧賄選丑聞曝光,他才被迫于2019年辭職,由日本前柔道運動員山下泰裕接任;日本拳擊聯盟會長山根明任職8年,因涉嫌不正當挪用公款并結交黑道,2018年宣布辭職。
              《每日新聞》指出,體育組織的權力長期集中在中樞人物手中,容易導致腐敗。東京奧運會讓人們的目光不自覺地聚焦到體育界組織體制的問題上。
              日本前首相森喜朗自2014年東京奧組委成立后一直擔任主席,今年年初因發表歧視女性言論,有違奧林匹克精神而離任,隨后前奧運大臣、前女子速滑運動員橋本圣子臨危受命。84歲高齡的森喜朗作為老牌政客,為東京奧運會籌備立下汗馬功勞,即便如此,在事關奧運的巨大輿論壓力之下,他也不得不引咎辭職。
              趙宏偉分析稱,日本政府下屬的體育機構原先都由權貴階層掌權,官僚之風盛行,而在東京奧運會吸引巨大關注的背景下,這些機構內部的問題被暴露出來,輿論推動體育機構回歸到由運動人士領導,這是東京奧運會帶來的積極效應之一。
              奧運會帶來的“新風”不僅吹向了日本體育高層,也可能讓運動員們獲利。《日本經濟新聞》稱,東京奧運會的遺產不僅僅是國立競技場等硬件設施,也應該為運動員帶來更多商業價值和資金支持。
              在日本,小型競技項目的運動員相對較難獲得贊助商的資金支持,因為觀眾較少,企業認為小型競技項目缺乏宣傳效果。在本屆奧運會上,22歲的日本選手堀米雄斗獲得滑板男子街式金牌,在日本社交媒體上收獲超高人氣,一周之內他在社交媒體instagram粉絲增加了25萬,而這一現象也讓眾多企業開始關注滑板、沖浪、攀巖等小眾項目。
              不過,奧運會奪牌熱度可以維持多久也是一個問題。日本女子冰壺運動員本橋麻里在都靈冬奧會中一戰成名,因相貌出眾成為贊助商的寵兒,也讓冰壺運動走進日本大眾的視野。不過,本橋麻里在接受日媒采訪時坦言,奧運會四年一度,在熱潮消退后,冰壺這項運動的忠實愛好者仍然很少。
              環保遺產?
              在東京奧運會開幕式上,日媒報道稱,包括便當在內的約4000份食品被浪費。日本環境相小泉進次郎對此表示“非常遺憾”,但他強調,從可持續性的角度來看,這是一屆“頂級奧運會”。
              國際奧委會去年宣布,其所有活動都將致力于實現碳中和。帶著這個目標,東京奧組委實施了一項“脫碳”計劃,將賽事期間的碳足跡(指企業機構、活動、產品或個人造成的溫室氣體排放總量)從290萬噸二氧化碳降低到273萬噸。
              此外,東京奧組委還購買了438萬噸的“碳信用額”,用于抵銷碳排量,所支付款項將為東京和琦玉的減排項目提供資金。東京奧運會可持續發展委員會成員小西雅子宣稱,他們的低碳戰略是奧運史上最佳,并希望將環境關懷作為東京奧運會的遺產。
              根據東京奧組委發布的報告,本屆奧運賽事的所有電力都由可再生能源提供,所有場館均使用LED燈,獎牌也使用從廢棄手機中回收的貴金屬進行鑄造,頒獎臺則是由從海洋中回收的再生塑料制成。值得一提的是,東京國立競技場中的圣火臺使用氫作為燃料,為奧運史上首次。同時,奧運村也使用固定式氫能發電和供熱設備。
              日本環境省表示,希望以奧運會為契機推動環保,展示日本的能源變革,努力實現循環型社會。
              根據今年4月份發表在《自然可持續性》雜志上的論文,1992年至2020年期間舉行的16屆夏季和冬季奧運會在可持續性舉措方面的水平不斷下降,尤其是2014年的索契冬奧會和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。論文作者之一、瑞士洛桑大學高級研究員戈吉什維利(David Gogishvili)指出,東京奧運會的大多數環保措施產生的是表面效應,“盡管這種努力很重要,但還不夠。”

            ?
            神马理论视频观看